笔趣阁 > 修真365bet线上娱乐城_365bet官网注_365bet足球俱乐部 > 道门法则 > 第九章 夜探皇宫
    虽说自幼时出京修行之后,便很少回来,但朱七姑对皇宫依然十分熟悉,她先到太庙转了一圈,祭拜了朱氏历代先祖。

    因为大火将原来的整座太庙全部烧毁,所有殿宇全部都是新建的,朱七姑已经完全找不到四年前那场大火的所有蛛丝马迹,只能跃过宫墙直入后宫。

    她是大炼师境修为,又熟门熟路,悄无声息间避过所有宿卫,由左顺门向北,绕过三大殿,经后右门向西,至后左门向北,至西宫。

    由于孝康太后活不见人、死不见尸,至今仍然属于“失踪”,所以她的太后封号没有改变,西宫也依旧为她保留。

    朱七姑闪身进入寝殿,寝殿中洒扫得十分干净,说明太监宫女们并没有因为太后失踪而有所懈怠,这让朱七姑很是欣慰。她轻轻的坐在了床边,双手摩挲着床沿,指尖法力微吐,床柱下弹出一个暗格。

    暗格中空无一物,朱七姑很是失望。太后入修行的秘密,她是知道的,床柱下的暗格,除非强力拆解,若是没有特定的手法,很难发现也很难打开。朱七姑思索片刻,认为母后应该是自行离开的,这让她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起身下床,在黑黝黝的寝殿中下意识的了游荡一圈,翻看着母后留下的一切:桌椅、铜镜、脂粉盒......依稀间,似乎还残存着母后的气息。

    驻足于铜镜前,望着镜中的自己,虽是年过半百,容颜却不曾有分毫改变,似乎看见了母后的模样,除去容貌不同,气度、神态,都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再看墙上那十多幅字画,很多都是母后亲手所书、所绘,母亲是浙江人,画上所绘,大多是江南风物,烂柯山的石桥、浮盖山的怪石飞霞、二十八都的江南小镇......驻足其间,眼眶不禁湿润了。

    流连多时,朱七姑来到寝殿外间,床上睡着一位宫女,宛如当年。

    朱七姑走过去,站在床边,轻轻唤了声:“莲翘。”

    宫女莲翘睁开惺忪的睡眼,“啊”的吓了一跳,向后缩到墙边。

    朱七姑点燃火折,微弱的光亮下,莲翘喜道:“长公主!”

    朱七姑“嘘”了一声,将火折灭了,让她起来小声说话。

    “来仪和宛萍呢?”

    “被皇上处死了,她们是太后失踪那一夜的值殿,被宫里审了半年,什么都不知道,皇上很生气,就把她们......呜......”

    朱七姑叹息片刻,安抚着莲翘,让她别哭,道:“你把那天的事情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莲翘便将当日白天陪伴在太后身边,一直到晚上下值回房的所有细节全部述说一遍。她当年同样经历过数月审问,这些话不知道说了多少遍,最后被宫里惩罚值守寝殿,几年过去了,依旧不曾有半点忘怀。

    朱七姑问:“所以说,母后是天亮之前就离开的了?”

    莲翘点头:“是,来仪和宛萍都这么说,太后悄悄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朱七姑强调:“在太庙大火之前?”

    莲翘回答:“是。“又连忙分辨:“长公主,来仪和宛萍是无辜的......”

    朱七姑冷冷道:“她们没看住母后,处死也是罪有应得,裕王做得没错。”

    莲翘眼泪流下来了,点头:“是,奴婢不该说这种话。”

    沉寂片刻,朱七姑又问:“裕王来向太后问安,之后又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陪裕王来的,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有冯提督,嗯,还有陈掌印。”

    “冯保?陈洪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朱七姑一指将莲翘点倒,莲翘顿时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离开西宫,朱七姑来到兴庆宫,这里住的是另一位太皇太后——原来的兴王妃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间进入寝殿,走到帷帐前,静静的看着这个在床上沉睡的老妇,面容苍老,满头银发,从呼吸声就可以判断,完全是个不懂修行的凡俗老人。

    朱七姑伸出一根手指,想要点向老妇,点出一半,却还是收了回来,叹了口气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来到内府庑院,认准最大的几个院子挨个搜过去,朱七姑找到了正在酣睡的陈洪。

    陈洪同样得了赵然的观想图传法,观想出气海之后也入了修行。但他的修行进度很慢,好事做了一箩筐,炼化出来的功德法力却极少,至今依旧困顿于道士境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谁叫他的精元比常人少得多呢?

    在朱七姑的面前,陈洪和一个普通凡人没什么区别,直接被揪了起来。当然,就算朱七姑不动法力,他也不敢挣扎,一个是天潢贵胄,一个是人家的奴仆,朱七姑想问什么,他都只能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太庙大火前一晚,你陪着裕王去见太后了?”

    “回长公主,我和冯大伴陪着皇上去的西宫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陈洪便将当夜天子和太后的谈话内容老老实实交待了,朱七姑皱眉道:“就这些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”

    “我母后,就没再见旁人了?”

    “的确没有,我们前脚走,西宫后脚就叫寝了。”

    犹豫片刻,朱七姑问:“母后......赐酒,赵致然......他有没有过来谢恩?”

    陈洪分辨道:“当时太晚,是冯提督陪皇上去送的酒,微臣没有跟过去。但,微臣可以保证,太后的失踪,和赵方丈没有一点干系。为了避嫌,赵方丈甚至住在了午门外的庑房里,就算是谢恩,肯定也是天亮以后的打算了,断不会深夜入宫的。”

    朱七姑笑了笑,道:“我也没说和赵致然有关系,你辩解什么?”

    陈洪磕头道:“赵方丈是厚道人啊,断不会做出此等事来。再者,其实我们都怀疑,太后的失踪,或与邵大天师有关。”

    朱七姑凝目望向陈洪,冷冷问:“你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陈洪回答:“小臣知道得不多,但当时很多人看见,邵大天师与赵方丈在天上激斗,其后又有传言,说是邵大天师和楼观一门在太庙打了起来,之后再有龙阳祖师率众真师入太庙之举。长公主您想,若非如此,为何龙阳祖师飞升之时会当众下诏,将大君山洞天留给楼观?”道门法则最新章节就来笔趣阁网址:www.aibq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