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365bet线上娱乐城_365bet官网注_365bet足球俱乐部 > 九天 > 第三百一十八章 废人巷里有奇才(又是五千多字)
    “你们这样一群废人,就算进来了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眼见得郭清师姐以及废人巷一帮子人进入了魔域战场,那些正在等着与方贵交手的尊府天骄们,非但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的增加,反而一个个觉得有些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皆是尊府天骄,魔狩之中排名最靠前的一帮人,换而言之,便是尊府筑基修士里面,实力最强的一帮人,而废人巷修士呢,却皆是因为已经没有了用处,才被逐去了城南巷的那一帮人,也就是整个尊府里面地位最低下的一帮人,双方的对比,实在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来说,随着他们的加入,方贵这一边的气势反倒显得更弱了些,毕竟之前的方贵,连战连胜,已打出了几分威风,如今加上了他们,这威风倒是给拉低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倒是面对着那群尊府天骄的讥嘲,废人巷众修皆是丝毫不为所动,有人低头望着地面,沉默不语,有人左顾右盼,注意力一点也不集中,有人目光只是在对面的人群之中逡寻,不知是在找什么人,甚至还有人笑嘻嘻的,一点也不将这一场即将到来的大战放在心上!

    “这本就是一场闹剧,拖的时间也不短了,快些结束吧!”

    那群尊府血脉里面,有人皱起了眉头,忽然间大步踏出,理也不理旁人,直接劈手向前挥舞,赫然有一道煞气可怖的七宝金轮呜呜旋转,向着人群里面的方贵斩来,那金轮过处,便连虚空,都被割成了一道道的涟漪,这涟漪似也有着自己的力量,利剑一般锋锐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厢里,一个身材强壮,尤似铁塔一般的男子冲了过来,肩上扛上一柄硕大的长刀,一身煞气,甚是可怖,一步之前踏上前来,狠狠一刀,直向着方贵迎头斩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咝……”

    数道血红色的灵蛇若隐若现,钻进了泥土之中,从地下飞快的游向了方贵脚边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那群尊府血脉之中,则有一个身穿青色劲袍的女子,她轻轻向后一退,整个人便彻底消失在了周围的魔气之中,再之后,便有一道淡淡的影子绕到了方贵等人身后,伺机出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样子,哪怕是这些废人巷修士进来了,他们还是只盯着方贵,而且,倒随着这些人进来,使得他们出手之时更无顾忌了,毕竟之前的他们,还要考虑谁先出手,谁后出手的问题,不想一上来便落得个围攻之名,但如今方贵那边人数也多了,他们便也不必考虑这么多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方贵,本来正双手背在了身后作潇洒状,但一见这么多攻势袭来,立时便要跳脚,可是忽然一眼瞥见师姐等人都是一脸的淡定,便也急忙让自己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想过了,与其抱着残身回归仙门,倒还……真不如来上一战的痛快!”

    而这群废人巷修士里,三尺霸刀金三尺忽然笑了一声,心情竟似有欢愉,随着话声,他忽然间一步踏将了出来,掌中刀光一闪,便将那已飞到了方贵面前的金轮斩得倒飞了回去。

    再下一刻,废人巷修士齐齐动手,郭清师姐手里已是无剑,迎着那扛刀而来的黑铁塔,她只是稳稳一步踏上前来,素手高抬,稳稳将那人重若千钧一般劈落的刀握在了手里,而后身形微微向后一靠,再猛得发力,直接将那铁塔一般的壮汉推得噔噔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人群里的吴颜,目光低垂,看到了地面下面飞快游动的两条灵蛇,忽然张口,一道污血吐在了地面,那污血直接渗入了地底,两条灵蛇沾了稍许,立时痛苦的吱吱乱叫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出手的女子,身形淡的几乎看不见,正借着魔气遮掩,小心的向着方贵的后背靠近,伺机出手,眼见得周围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察觉到她的存在,却没想到,也就在她即将靠近了方贵身边时,旁边忽然有一个年青人转头向她看了过来,轻轻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女子大吃了一惊,挥刀疾斩向此人,却冷不防被身后的曲神行一枪抵在了后心。

    诸般攻势皆被轻而易举的破掉,居然没有任何一个是对方贵形成了威胁的,及时忍住了没有失态的方贵双手背在身后,风吹长袍,当真有种泰山崩于前而面改不色的沉稳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一定好看的很,可惜,若是有人给我画下来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贵心里都忍不住暗想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胆敢破我的法,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而这数次的试探,居然无一奏功,那些尊府血脉,也顿时勃然大怒,终于不再啰嗦,大喝声中,同时向前冲了过来,一时玄光道道,铺天盖地,搅得天地间魔气混乱,飞砂走石,这时候已是打算直接凭着真正的实力优势,将方贵与废人巷修士一起碾平了。

    “说的是,与其抱了这等废身回归仙门,倒真不如如此痛快的战上一场,更重要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有人可以报仇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那群废人巷修士,也皆对视一眼,目光皆有些激动,直向着那群尊府血脉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玄光相交,大战立起!

    在这一霎间,起码有七八人,同时攻到了方贵身前,但旁边的废人巷修士,却也都竭力围在了他身周,替将他对手分担了过去,一直保证着方贵不会陷入别人围攻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的废人,还有何资格与我们交手?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尊府血脉,乃是手持妖刀的年青男子,他倾刻间冲到了方贵身前,却被金三尺一刀逼开,急切间妖刀挥舞,接连击退了周围两三个废人巷修士,便要再度伺机向方贵斩去,但也就在此时,忽然一位废人巷修士拦在了他身前,面带微笑,向他点头,正是燕凌。

    “玄崖苍鬼,好久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手持妖刀的男子玄崖苍鬼眼睛落在了燕凌脸上,顿时露出了一抹冷然笑意:“神箭燕凌,你的神弓已经被我一刀断了,手筋也已被挑了,如今哪还有站在我面前的资格?”

    燕凌点了点头,道:“说的不错,当初只是因为我没有将一份功劳让给你而已,便得你如此记恨,毁我神弓,挑我筋脉,想要让我万劫不复……只可惜,你做事虽绝,却还没有绝到底,想要炼就神箭,便需臂力、神弓、眼力,你只毁了前两种,还留了我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那手持妖刀的男子森然冷笑:“那你能如何,拿眼睛盯死我不成?”

    燕凌笑了笑,道:“只需借柄剑来使便好!”

    说着回身一扫,目光落在了正与一位对手缠斗的苍狗剑罗衍之身上,向着他双手抱拳行了一礼,道:“在这一战得见仇敌,也是运气,罗道友,可否将你手中剑借我,帮我复仇?”

    罗衍之正与对手斗得有来有往,气喘咻咻道:“我也忙着呐……”

    燕凌笑了笑,道:“最多只借三剑!”

    罗衍之一咬牙,奋力逼退了对手,叫道:“好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弄什么玄虚……”

    却也在此时,那名唤玄崖苍鬼的男子已不耐烦了,厉吼一声,手里的妖刀忽然出鞘,刀气滚滚,在虚空里居然形成了数只恶鬼的模样,铺天盖地的向着燕凌迎头吞噬了下来,那恶鬼之影,皆是妖刀刀气凝聚而来,森然刮骨,只消触得半分,便是血肉绞碎的下场。

    燕凌身形在此时,居然不退,只是冷眼盯着对手,忽然道:“心眼!”

    此时的罗衍之,正想与对方拼一个杀招,但听见了燕凌的喝声,也只好放弃了自己的对手,猛然之间连退数步,一剑遥遥向着玄崖苍鬼的心眼位置斩去,这时候他面对自己的对手,尚且有些不支,更何况又要对付另一个毫不了解的敌人,因此在这时候,他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对方出招如何,防御又如何,只是差不多闭着眼睛,向着燕凌喊出的位置斩出而已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但谁也没想到的是,偏偏他这一剑斩去,那看起来鬼气森森,毫无破绽的玄崖苍鬼,却忽然间脸色大变,居然强行变招,妖刀回转,霎那间收回了所有的恶鬼之影,躲过了这一剑之后,才飞身于空中兜转,而后迎头向着地面的燕凌一斩落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椎!”

    燕凌冷眼看着玄崖苍鬼,沉声大喝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罗衍之正被对手逼得步步后退,当真有心不与理睬,可好歹自己已经答应了,再一转,便见玄崖苍鬼那一刀即将落在燕凌身上,便知道他比自己更着急,急忙咬牙,飞身急退,而后跳到了半空,一剑狠狠斩向了玄崖苍鬼背后的大椎穴位置。

    玄崖苍鬼眼看着便要将燕凌一刀斩杀,但罗衍之的一剑却逼得他不得不自救,急急回刀,格开了这一剑,而后愤怒无比,脸上更是满满难以置信之色,厉声大喝: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说着话时,身在空中折转,忽然和刀而上,直向着燕凌临头斩来。

    只是虽然一刀斩向了燕凌,但整个人的注意力,却大部分都放在了身后位置。

    这一刀来的极快,倾刻间便已斩落到了燕凌的面前,而燕凌在这时候也像是感觉大局已定般,忽然连看向玄崖苍鬼的欲望都没有了,只是摇了摇头,道:“刺他玉枕!”

    另一厢里,苍狗剑果然头也不回,百忙中一剑回身刺来,斩向了玄崖苍鬼后脑玉枕穴。

    “还想玩这一套?”

    但这一次,那玄崖苍鬼却是心间冷笑,感觉到一缕剑气刺向了自己后脑,他却暗中咬牙,也就在那一道剑光即将袭来之时,他忽然间回身,便要一刀斩去,在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之下,他斩开那一道剑气之后,再回刀杀了燕凌,简直就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他却没想到,也就在这一霎,燕凌忽然猛得伸出了手来,一把抓住了他的妖刀,那妖刀本身便有着无尽的幻影相随,极难被捕捉真刀,但却被燕凌准确的抓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嗤拉……”

    燕凌的手臂,倾刻间便被刀上的力量绞得血肉横飞,几乎不剩一丝血肉,但在他这一扯之下,玄崖苍鬼的妖刀,却也回防不及,霎那间被那一道剑光打中了玉枕穴……

    玄崖苍鬼整个人的脸色,忽然间变得古怪至极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,自己玉枕穴被剑气打中,恰好引动了自己一身灵息的逆转,便像是正飞速奔流的长江大河,忽然一个关键的地方於塞了,于是,河水泛滥,横冲直撞,他整个人所有的法力都在体内冲斥碰撞了起来,半晌之后,他肉身龟裂,双眼之中,血水横流。

    他不是被罗衍之那一剑的剑气杀死的,而是被自己混乱的灵息给撑死的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关键点,则在于燕凌看出了他在出刀时的灵息走向,并推出了关键穴窍。

    已蒙上了一层血光的眼睛,还在直勾勾的看着燕凌,似乎很难相信,他居然真可以借着自己的眼睛,向别人借了三剑,便斩杀了自己,更不解他会拼上这条手臂来赌这次机会……

    “这条手臂的筋早就被你挑了,所以没什么可惜的……”

    燕凌晃了晃自己血淋淋一片似乎即将与自己身体脱离的胳膊,一点也不在意,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玄崖苍鬼道:“如果不是你断了我的神弓,挑了我的臂筋,或许我都不会发现我的眼力还有这么深的潜力可挖,从这一点上讲,或许我应该感谢你?”

    望着表情已经快要僵硬的玄崖苍鬼,他忽然笑了笑,道:“开玩笑的,我有潜力是我自己的事,说明我是个真正的天才,凭什么要感谢你呢?你充其量,不过是个蠢货而已,若不是以前我惧于尊府的势力,不敢提前对你下手,你这样的人,遇着我一百次,便死一百次!”

    说完了,他猛然抬手,推在了玄崖苍鬼额头上,将他推的向后倒去,不屑道:“废物!”

    玄崖苍鬼直到死,都有口气憋在喉咙里出不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类似的事情,在这片战场之中,还有不少,三尺霸刀金三尺持刀而走,连换了三四个对手,终于在那群尊府血脉里面,找到了一个身材清瘦,面上带着一个水墨画面具的男子,二话不说,便提刀斩了过去,刀影晃动,倾刻间斩向了四五个不同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脸上带着水墨面画面具的男子,身形一瞬间变成了七八道影子,分别落在不同的位置,有四五道影子被金三尺斩灭,但剩下的影子却合而为一,居然一点伤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白天水墨,当初你因为我可以推衍出你的身影变化方位,在一次较量之中赢了你,便意识到我的三尺霸刀有可能克制你们这一脉的身法变化,所以不惜请动族中长辈,以三尺霸刀冲撞了尊主的名讳为名,逼得我不可再度修炼,后来更是以奇毒害我,毁我感知之力,使得我再也施展不出原来的三尺霸刀,我本以为这口气要忍一辈子,没想到还有再从战场上遇到你的时候,更没想到,我也有不再怕你尊府身份的时候,这也算是天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脸上带着水墨面面具的男子咯咯作响,声音显得有些诡异,飘乎不定,道:“遇到了我又能怎样,三尺霸道,气走三尺,精于算计,不差毫厘,要诀便在感知二字,如今你的神识,怕是比最普通的丹药筑基还差吧,还能再像之前那般使出三尺霸刀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找你,就是为了对你说这句话!”

    金三尺横刀于身前,冷冷的盯着他,道:“被你逐到了废人巷后,我切了十年的鸡鸭鱼肉,切到了自己忘空一切,却也渐渐领悟了直觉之力,于是我以直觉练刀,总算又有了一些领悟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这话时,他大步向前走来,脸上露出笑容:“三尺霸刀,我是使不出来了,现在我使的刀,名唤七尺霸刀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对面那脸上戴着水墨画面具的男子大惊,飞身而起,身形倾刻间变化,足足化出了九个影子,分别在不同的位置,任何一道影子逃脱在了刀光之外,他都不会被伤着分毫,而之前他要对付三尺霸刀,便是因为那精于计算的刀道,可以倾刻间计算出他所有影子里面的变化,从而捕捉到真实的他,但如今,对方感知已毁,定然算不出来。

    但金三尺看着他的身形变化,脸上却只露出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而后他一步向前踏出,横刀横斩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刀光扫遍了整个战场,这一次他没有去计算哪个影子是真的,他直接斩灭了所有的影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潇国金蝉宗的甘玉蝉甘公子,曾经号称剑道、玄法、符术三绝的天骄奇才啊,一双妙手巧夺天心,只可惜,如今的你,手都已废了,那三绝还能施展得出来吗?”

    另一厢里,甘玉蝉也已被人盯上,大声嘲笑着。

    但听着对方的话,甘玉蝉却是眉眼不抬,像是没有听见,只在对方快要说完时,才忽然间身形一动,绕着对方走了一圈,因为他速度太快,变化太奇,因此走回了原地之后,对方才反应了过来,脸色先是一变,检查了一下自己周围,这才放下了心来。

    “速度倒是练的比以前快了些,只是,你能以脚结印吗?”

    甘玉蝉不再看他,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:“以脚结印太麻烦,所以我以脚画符!”

    对手吃了一惊,低头看时,才发现自己周围,甘玉蝉走过之处,赫然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而繁复的符篆,如今正在凝聚起了无尽的力量,而自己,恰好便在这道符篆中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大吼,身形疾窜,但下方的符篆之力,却已倾刻间爆发了出来,直将他以及他后面的话全都淹没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甘玉蝉平静的接过了他的话,淡淡道:“我是天才,一直都是!”九天最新章节就来笔趣阁网址:www.aibq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