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历史365bet线上娱乐城_365bet官网注_365bet足球俱乐部 > 北宋大丈夫 > 第1073章 我们是兄弟啊
    苏轼站在边上,看着那个大球被慢慢的弄好,然后舍慧兴高采烈的喊道:“点火点火!”

    火头冲进了大球里,大球渐渐的开始摆正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苏轼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浪漫主义者,他放荡不羁,什么都喜欢尝试。

    可这是什么?

    那巨大的球体渐渐开始升起,下面的篮子看着就像是个大嘴巴,能一口吞下他。

    很可怕啊!

    苏轼怕了。

    而那些乡兵们都已经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竟然能升起来?郎君是用了什么仙法?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可不轻,而且还大,先前搬下来的时候就很费劲。郎君竟然能让它升起来,人坐进去呢?”

    “怕是要升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看着那个大球,下面的火焰喷出来,大球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舍慧在调火,边调便问道:“谁上去?”

    “宝玉!”

    这是沈安的安排。

    严宝玉的身手好,发现不对他能及时的跳下来,就算是高度高一些,他也能顺着绳子溜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苏轼觉得这是对自己的羞辱,他走了过去,说道:“说了是某。”

    沈安侧身看着他,“子瞻兄,这一上去……就怕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他真的心中没底,所以才会安排严宝玉上去。

    苏轼坚毅的道:“某去!”

    沈安劝阻再三,可苏轼却是王八吃秤砣,铁了心了。

    沈安最后问道:“这是在冒险,你为何这般执拗?”

    别的事也就罢了,你要是死在这里,大宋将会少一个震古烁今的文学家……

    苏轼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在弄新政,你和赵顼他们,王雱也在……你们三个在弄新政,可却撇开了某和遵道,为何?某知道是自己不大靠谱。”

    哥啊!你终于知道自己不靠谱了吗?

    沈安热泪盈眶,觉得苏轼这是大彻大悟了。

    好事啊!

    伟大的文学家,笼罩东亚数百年的大文豪苏轼变了,从此成为政坛好手,一路飞升……

    到时候小伙伴们在政事堂集合该多牛笔啊!

    想想,赵顼是皇帝,沈安、苏轼、王雱是宰辅,折克行是大将……

    这个组合给力不?

    太给力了啊!

    沈安在畅想着未来,觉得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苏轼想了想,很认真的道:“某觉着吧,自己还是会继续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沈安想哭。

    “只是安北。”苏轼很严肃的道:“你们都有理想,想改造这个大宋,官家也拼命支持……可某呢?没有某的事?为何?难道某是个无用之人吗?”

    苏轼竟然变得感性起来了,沈安不大适应,就随口道:“是啊……不不不,某想说的是……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某是无用,除去诗词文章之外,某没法帮助你们,可某是男人!”

    苏轼肃然道:“你说过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为了大宋,某愿做一匹夫!”

    沈安心中不禁肃然起敬,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安觉得苏轼变了,变得勇敢,多了无畏,这是个不同的苏轼。

    好事啊!

    他心中欢喜,准备晚点和赵顼分享这个好事。

    “酒来!”

    苏轼伸手要酒,沈安拿了一坛子酒出来,说道:“这本是为了……你知道的,若是摔死了,或是烧死了,这酒就是祭奠用的,如今拿来喝了,你不怕?”

    苏轼淡淡的道:“怕什么?该死不得活!”

    豁达!

    沈安把酒坛子丢过去,苏轼手忙脚乱的接了,然后打开,一仰头就开始狂灌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他喝完了酒,把坛子砸碎,豪迈的道:“可好了吗?”

    舍慧回头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就上吧!

    苏轼走了过去,在攀爬篮子时,左脚一滑,就来了个扑街……

    这个兆头不好啊!

    沈安捂着脸,觉得没法看了。

    苏轼缓缓爬起来,尴尬的道:“脚滑了,脚滑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又开始攀爬。这个篮子是临时做的,没准备小门,所有只能攀爬。

    苏轼左脚挂在篮子边缘,身体发力,就趴在篮子边上,成功上去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看到苏轼成功的攀爬上去,沈安不禁感到了骄傲。

    “他原先哪有这般矫健,也就是跟着某操练了这么几年才好些。”

    黄春马上就马屁精附体,:“是啊!苏御史在西北杀敌,那也是您的熏陶……”

    沈安心中得意,那边的苏轼却摔进了竹篮里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这是直接摔进去了?

    沈安无言,觉得苏轼这等人真的帅不过三秒。

    半晌,苏轼才从里面站起来,舍慧过去教授他控制之法。

    “这里按一下,就有油进去,会喷火,这个球就会很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想再上去了就别按这个,咱们会把你拽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这里是点火的,有几个火药的竹筒子,晚些咱们点燃了来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轼的酒意已经上头了,他挥手喊道:“安北,就此别过!”

    我……

    沈安想哭。

    你这是要和我永别了还是怎地?

    这不吉利啊!

    苏轼得意洋洋的点燃了引线,舍慧愕然道:“这个是快速下坠时才用的,快灭了,灭了!”

    苏轼一怔,然后笑道:“飞的越高越好,不怕不怕!”

    引线飞快下去,接着篮子下面就喷出了火焰。

    咻咻咻……

    篮子先是往上窜了一下,接着跌落。

    苏轼双手把着边缘,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某这是托大了吗?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竹篮一下就起来了,苏轼恰好按下了燃料把手,火焰升腾,顿时就飞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九根喷口里,火焰一直在喷射着,那不是后世的烟火,那巨大的喷口能确保热气球熄火后不会快速下坠。

    不过这东西的平衡没法掌控,所以只是个心里安慰罢了。

    “竟然没偏?”

    舍慧觉得真是太帅了。

    苏轼同样如此,他双手把着篮子边缘,欢喜的喊道:“某要上天了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热气球渐渐升高,苏轼看着黑夜中的汴梁,心旷神怡的道:“某有了!”

    他想到了一首词,刚开口,就听到嗤的一声,接着热气球开始下降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苏轼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破了!”

    下面有人在高喊,接着热气球加速下降!

    “加油!子瞻,加油!”

    沈安神色惶然的喊道:“快按下去,把把手按下去!子瞻!”

    热气球在加速下降,这一刻沈安忘却了身份,他忘却了苏轼是谁,只知道上面的是个兄弟。

    苏轼觉得身体一阵下沉,那种失重感很刺激,却也很恐慌。

    “子瞻……加油!”

    沈安的声音听着充满了恐慌,比他还恐慌。

    苏轼笑了笑,颤抖着踩住了把手。

    油料被活塞喷进去,旋即火焰冲起,热气球的下坠渐渐减速……

    苏轼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,只记住了沈安那惶然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子瞻,加油!踩下去!把把手踩下去!”

    沈安那厮永远都是没心没肺的模样,仿佛这个世间再无让他牵挂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,有。

    开始只是果果,后来有了妻儿。

    现在某才知道,原来他真是把我们当做是兄弟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竹筐落地,接着球体拽着竹筐在跑。

    几个乡兵奋力的拉着绳子,胳膊上的肌肉坟起如丘。

    “拉住!”

    黄春奋力喊道:“那可是苏御史!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为啥要这般激动,当竹篮稳住后,有兄弟问他,“春哥,你为啥那么激动?”

    黄春坐在地上喘息着,然后抬头笑了起来,很是肆意的笑,“某是为了那些诗词……”

    有乡兵笑了起来,“春哥,你根本不懂诗词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!某不懂。”黄春骂道:“可老子觉着苏轼的诗词美,听着就舒坦,听着就觉着辽人和西夏人,还有交趾人,高丽人……听着这些诗词,老子就觉着他们是蛮夷,对,他们就是蛮夷!”

    沈安缓步走了过去,他在想着黄春的话。

    什么是大宋?

    是百姓,是君王,是臣子。

    是汤饼,是羊肉馒头,是相国寺的烤肉,是街头巷尾的炸鹌鹑……

    还有那些诗词……

    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……

    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……

    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……

    无数脍炙人口的文章诗词,不管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,它们都是这个民族的骄傲。

    当你吟诵着这些诗词时,你要记住,这是咱们祖先创造的灿烂。

    “安北!”

    苏轼哆嗦着被扶了出来,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沈安走了过去,用力的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次冒险,他差点把苏轼葬送在汴梁城外。

    苏轼用力的拍打着他的背部,笑道:“咱们是兄弟啊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沈安也在发力,拍的苏轼的背部乒乒作响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咳嗽起来,然后分开,相对一视后,开始大笑。

    乡兵们在收拾残局,舍慧带着道人们去检查,在发现了那个泄露的缝隙后,暴跳如雷,然后在追查责任。

    夜色苍茫,空气中弥漫着动物粪便的味道,而且还是发酵过的,不算臭,有些小清新。

    苏轼深吸一口气,突然问道:“安北,你对北伐这般执拗,你对革新这般执拗,为何?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大题目,从沈安出现到如今,他的举动无不是契合大宋的危机。

    财政危机,战争危机……

    你在拼命,可原因是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月最后一天,爵士求月票……拼命求月票。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就来笔趣阁网址:www.aibqg.com